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您可以浏览以下栏目:

全国征兵网

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您可以浏览以下栏目:

全国征兵网

退伍不褪色转业不转志

2015年02月28日    来源:钱江晚报

钱江晚报讯 退伍不褪色,转业不转志。这句话套用在脱下军装穿上警服的周丕谦身上,再合适不过。对他来说,穿在身上的衣服变了,但“为人民服务”的理念永远不会变。

周丕谦,今年45岁。2006年10月,副营级的他从海军航空兵宁波场站转业到高速交警总队宁波支队,成了一名普通民警。

周丕谦的身体不太好,患有轻微脑白质钙化。一开始,大家以为他转业后是来“安度晚年”的。然而脱下军装,换上了警服之后,他的表现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举个例子来说吧,一旦遇上可能起雾或有雨雪冰冻天气,他总会在天亮前就和值班领导一起敲响备勤民警宿舍的门,一起上路执勤。

还有一次,一位驾驶员违反了交通法规,周丕谦教育了一番后,开出了罚单,驾驶员不高兴了,找上门来投诉他,“听了你半天的批评教育,最后还要处罚,你是耍我吗?你这是违反‘规则’!”

周丕谦向驾驶员解释:“处罚不是目的,如果我今天不向你讲清原因和危害,你下次还是要犯。宁愿你记恨我一辈子,我也要你记住这次处罚,以后不再重犯。”

干一行,爱一行,精一行。转业做交警后,周丕谦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路面敏感性。

2008年抗雪救灾,为了困在路上的大客车乘客能吃上食物,他来回步行7公里为乘客买面包、送姜汤,自己却因此患上了重感冒;

2010年雨雪冰冻天气多发,他经常在高速公路路面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,下班回家后还要照顾家中患病的妻子和女儿;

2011年,早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仍和年轻干警一样上夜班、抓整治,每月的工作量都排在支队前三名;

2012年,已患脑白质钙化的他又被确诊为耳石脱落(耳石症),时常阵发性头晕,但他还是主动请缨,放弃休息,改路面巡逻为固定岗,头顶烈日,继续成为违法整治的主力军;

2013年9月,周丕谦因患甲状腺肿瘤、肺气肿在上海动手术,医生嘱咐他不可再积劳成疾导致病情恶化,他仍一心牵挂工作,在家稍作休养就要求重返岗位……

周丕谦的事迹,三言两语根本说不完。被大家称为“路面狂人”的他,不仅是支队一面鲜红的旗帜,更是军转干部队伍的一根标杆。

本报通讯员 赵军 本报记者 陈翔

 
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您可以浏览以下栏目:

全国征兵网

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400 Bad Request (错误的请求)

您可以浏览以下栏目:

全国征兵网